风情桃花沟
2019-07-17 16:20:01      来源:善妙芒康    
0

QQ截图20190717162239.png

人间四月天,走散的桃花纷纷聚到了藏区盐井,聚到觉龙桃花沟。似乎春风只那么轻轻一撩拨,桃花沟已漾开万种风情。

蓝天下的桃花沟竟也如温庭筠笔下的慵懒女子——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渡香腮雪,别有一种娇羞。大约春风也无法记起,桃花沟的绯红到底是先染了面庞,还是先晕了裙角,反正长长的山谷转眼已飞霞绕彩,花涌如潮。

淡淡的轻烟氤氲出一种梦幻,朦胧间桃花沟眼波微横,气息如兰,散开似水柔情。一树树桃花,仿佛已不再是桃花,而成了温柔多情的女子,着了霓裳羽衣,静静凝立在山谷中,等待着那束等了千年的目光。李清照这样等待过,张爱玲这样等待过,席慕蓉亦这样等待过——如何让我遇见你/在这最美丽的时刻/为这/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/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/佛于是把我化作一颗树/长在你必经的路旁/阳光下/慎重地开满了花……

阳光多情,轻轻抚弄着一树树野桃花,抚弄得霞光四射,仿佛撒下漫天花语。无数游人留连在桃花沟中,只为拾一怀花的呢喃,然后就可以连缀成一篇又一篇相思。就算不想浪漫,这绯红的桃花还是会点燃浪漫,唤起沉睡在心头的闲情,浓了往事,淡了岁月。浓浓淡淡中,往昔暗香浮动,就算随便拾一瓣落英,掌心亦会有风月漾动。

潮水般的野桃花汹涌着,最先淹没沟底,点亮一畦畦麦田,然后渐渐攀上峰峦,与碧绿的松柏调情,好像抖开了无际无边的霞衣,把所有青翠都笼在梦中。青翠的梦里,该是雪在微笑吧?你看那晶莹剔透的野桃花,难道不正是害羞的雪吗?脸颊泛红,星眸半睁,它们见到了意中人么?野桃花是山间女儿,坦坦荡荡的,全无易安“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”的狡黠,微微羞红了脸,却越发惹人怜爱。雪的精魂已融在这野桃花的颜色里,所以这桃花沟才闪烁着灼灼雪光。

不只雪爱着漫山遍野的桃花,天空的云霞亦对桃花沟情有独衷,不是么,细细打量那一瓣瓣桃花,哪一瓣没有云霞的情丝?柔淡的粉,是云霞化开了浓浓的相思,晕染进桃花瓣里,轻如烟,薄似纱,却一丝一缕都是柔情。春风里,桃花沟摇动满山野桃花,荡开一重重浪漫,有云吟唱的清曲,有霞弹拨的弦歌。

风月无边。憨笨的山石在桃花影里呆坐,像在回味五柳先生笔下的桃花源:落英缤纷,芳草鲜美。山石日日在春风里安享这桃源的闲适,自也颇有几分逍遥,玩味起清风明月。山溪水潺潺于山谷中,清爽的歌吟般流淌着,流一溪雪影,淌一涧霞光。溪水该是从大山心里涌出的,清澈得有如夜空的星星,与四处桃花一路缒绻着,缓缓而来,缓缓而去。

依了溪的桃,正是临镜的女子,一笑一颦都在水的心里。风过花落,溪水驮着一瓣瓣桃的相思,驮起整个桃花沟的风情。不知那浮在水里的鸭,是否解了这风情,它们在溪水里游得欢畅,嘎嘎的叫声裂了桃花沟的静谧,让世俗烟火气息活生生地挤进山谷。哦,五柳先生有没有从时光深处走来,念起他的《桃花源记》?确实,桃源似在世俗之外,却实在少不得世俗的烟火气息,不论是那鸡犬相闻的场景,还是那黄发垂髫的快乐,都浸透了浓浓的烟火气。这浓浓的烟火气,却因着缤纷桃花雨而浪漫风情。

陪了山谷野桃花的,是无数的松,硬汉般给了山谷一份阳刚。原来觉龙桃花沟早熟谙了刚柔并济之道,那深不可测的温柔一点都不肤浅。衬了松的浓绿与山的凛冽,柔粉的桃花愈加柔媚,比小女儿更多几分妖娆。它绮丽在春风里,是《花间词》的香艳,每一株都含情脉脉,用满树花朵写万千情话。

春风似乎深恋着这桃花沟,看它一日日在花影里摇曳,舍不得收起那浓浓的相思。从四月到五月,这桃花沟里的桃花一直在怒放,最先是溪流两边的桃花,一树树绯红的云朵般落进藏家村落里,扯开村落的无边遐思;浩荡的春风,渐渐把这遐思吹得飞起来,飞上山腰,飞上山顶……某一天就真的与天空流动对接在一起了。

春风知道,即便桃花落尽,山溪水依然在弹唱两岸芳菲——知名与不知名的花儿,早繁星般开在了觉龙山谷,开得如梦似幻……

责任编辑:和永清

公安备案号:藏公网安备 54212902000001号 工信部备案号:藏ICP备14000080号 网站标识码:5421290001 版权所有:芒康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:西藏传媒集团
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